主页 / 资讯 > 热点 > 正文

“地震云”存争议依旧是谜 预报智利地震不靠谱

2014-04-03 18:06:42   来源:科技日报   评论:0   [收藏]   [评论]
导读:小编按:“键田忠三郎的理论有两个前提,一个是‘地震云’发生在地震当地,而不是远处;另一个是晴空万里时突然出现很细长的云带,这可能与地质构造、地震前的热能、空气对流有关。有这两个前提,‘地震云’与地震相关才有可能解释。”
\

  4月1日,记者收到民间地震研究爱好者孔小虎发来的一条彩信照片,拍的是天空中形状奇特的云带。照片附一句说明:“今天在南京拍到的地震云。预测近日国外有7级左右地震,我国西部邻国可能性大,因为地震云在西边。”

  4月2日早晨,智利发生8.2级地震。

  “地震云”真能成为预测地震的一种依据吗?

  首先提出“地震云”这个概念的是日本福冈市前市长键田忠三郎,他曾亲历1956年福冈7级地震,并在地震时看到天空中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云。以后只要这种云出现,总有地震相应发生,因此他将其称为“地震云”。

 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这里面多数是巧合,但可能也有点道理。”他认为,很难解释这张在南京拍摄的照片与智利地震相关——首先,地震发生在西半球,而照片在东半球拍摄;其次,不是通过卫星云图观测,而是目测。“两者间的联系很难说通。”

  “键田忠三郎的理论有两个前提,一个是‘地震云’发生在地震当地,而不是远处;另一个是晴空万里时突然出现很细长的云带,这可能与地质构造、地震前的热能、空气对流有关。有这两个前提,‘地震云’与地震相关才有可能解释。”孙士鋐说。

  “地震云”研究爱好者多集中在中国和日本民间。孔小虎就是其中一员。2008年汶川地震后,他开始观测、拍摄“地震云”,并寻找这方面的书籍资料学习。

  曾经几次的“准确预报”更加坚定了孔小虎的信心。他有个设想:“如果有一个民间与中国地震局及时沟通的平台,我能通过地震局了解到几年内哪里可能会发生大地震,再把发现的前兆及时反馈给他们,将专家和草根的预测结合起来进行分析预报,准确预报地震的可能性就会增大。”

  然而,这种民间探索的方法并没有得到学界的肯定。国际地震学界普遍认为,云和地震没有关联!

  美国地质调查局直接指出,地质现象虽能影响天气,但却必须历时百万年,且是在地震发生后。他们认为,因为地震在地球上发生的频率非常高,所以任何现象出现后的两周内都可能发生地震,而并非是特定的前兆。

  对于这些“民间高手”,孙士鋐表现出了一种更为开放的态度。

  他并没有将“地震云”观测“一棒子打死”,而是表示“地震云与地震可能会有关系,但如何认识它们之间的联系,现在还不知道。不管哪种学说都只是推测,没法肯定,也没法否定它”。

  “民间与官方现在做的事情没有本质的区别,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不一样。”孙士鋐说,民间研究者希望得到认可,所以更容易去公布自己的预测信息,而专业的地震机构,因为“吃国家的饭”,责任更重大,所以在预报上更保守一些。

  “很多专业人员也用一些方法观测到某几次地震,但不见得他就解决了地震预报的难题。就像医生治病,不是治好几个病人,就可以说完全掌握了这种病的机理。”

  与争论某种预报方法是否科学相比,孙士鋐认为目前地震预报最大的问题是要调整科学思路。“不光是民间的,包括专业的,整个地震预报还在探索阶段,还搞不清楚一个正确的思路。不是说之前的思路不科学,而是之前研究得出的东西可能都是表象、片面的。地震研究很复杂,地震领域的很多书也只是根据某次地震写出来的,是割裂的研究,并没有反映整体的情况。”孙士鋐说。

  他介绍,目前主流的地震预报研究有概率预报、前兆预报、地质构造、地震机理等。现在看来,这几种方法都面临着困境。概率预报是根据历史上地震频率来推测地质的安全性,但是地震活动带在不同时期不一样。前兆观测多集中在地表,但地表的现象受到干扰因素很大,很难推测。“比如发烧不一定就是感冒,有20多种病都可能导致发高烧。”地震机理研究认为板块俯冲或者断层受压导致地震发生,但是大地震与小地震的机理不同。

  “要好好制定一个地震预报推进计划。”孙士鋐认为,现在审视以前的一些攻关计划,其实很肤浅,没有落在点子上。“土洋结合,民间与官方共同努力,用一种整体观的方法来研究自然界的现象,有可能为地震预报找到一个新思路。”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

网友评论

全站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