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/ 产品 > 数码 > 正文

前苹果员工吐槽老东家 妻子不知道我在做什么

2014-04-07 00:47:00   来源:腾讯科技   评论:0   [收藏]   [评论]
导读:小编按:“我对这些测试人员在苹果扮演的角色感到震惊和目瞪口呆。作为一名工程师,我被告知要听从莫博士及其团队提出的要求。这令我感到害怕,也促使我卖掉了手中所有的苹果股票。”
  
前苹果员工吐槽集:保密严格 破坏家庭生活

 

  如果你想在科技行业找份工作,你需要在简历的某个地方体现“苹果公司”,这份工作经历被广泛看作是找到就业机会的关键。

  但是在世界上最具创新能力的公司工作的真实情况如何?大多数人珍惜自己在苹果度过的时光,作为一名苹果员工,你从事的是世界上最受追捧的电子产品工作,并且与硅谷最有才华的人们共事。你从事的工作,正是世界所有人的羡慕目光所在。

  但并非每一个公司都完美无缺,苹果也不例外。在苹果工作也有一些不足之处。我们翻阅了自己的档案、问答网站Quora,以及招聘网站Glassdoor发布的各种信息,整理出了来自前苹果员工就任职经历的不良感受发表的这些观点。带着一种嫉妒的心理去看吧,毕竟这只是顶级生活里的低落点。

  -苹果的保密规定有时候过于严格,甚至破坏了家庭生活。

  罗伯特·鲍迪奇(Robert Bowdidge)在Quora网站上表示:“我无法告诉妻子任何事情,她知道我就在街道对面的另一座大楼里上班,每天加班到很晚,但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。当我要去英国曼彻斯特出差时,她要求同行,我却只能说‘不可能’。当时她在IBM工作,我知道,如果我们的芯片供应商知道此次出差活动,项目主管一定会抓狂。”

  -你要告诉自己的爱人“忘掉一切”。

  金·施恩伯格(Kim Scheinberg)讲述了自己丈夫、苹果员工JK的故事,他发明了英特尔版Mac OSX,并且可以运行于PC平台。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伯特兰德·塞尔雷特(Bertrand Serlet)非常喜欢这个项目。施恩伯格说:“伯特兰德与JK坐在一起,讨论如何让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。任何人都不知道。突然之间,家庭办公也要重新设置,以满足苹果的安全标准。”

  “JK告诉伯特兰德说,我知道这个项目。事实上我不仅知道这个项目,而且是这个项目的命名者。”

  “伯特兰德告诉JK,我要忘掉自己知道的一切,JK不能再与我讨论与此相关的一切,直到这个项目正式公布。”

  “我猜想,他希望将整个记忆都抹掉。”

  -“所有一切,我是说所有一切,都由苹果营销团队来决定。”

  这位匿名员工表示:“苹果内部追求极端保密的文化,甚至更加极端的政治,以及由营销带动决策。所有一切,我是说所有一切,都由苹果营销团队,以及东海岸媒体的两位测试者来决定。我对这些测试人员在苹果扮演的角色感到震惊和目瞪口呆。作为一名工程师,我被告知要听从莫博士及其团队提出的要求。这令我感到害怕,也促使我卖掉了手中所有的苹果股票。”

  -“我几乎一整天都不与任何人说话。”

 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苹果的Infinite Loop总部工作,一位前苹果实习生欧文·亚姆亚奇(Owen Yamuachi)发现:“我所在的团队位于Vallco Parkway的一座偏远的大楼里,这里距离Infinite Loop主园区有几英里的距离。这意味着,我已经从距离上与其他实习生分开,而且大楼里没有咖啡。大楼本身也不是一个怡人的地方,有许多黑暗狭窄的走道,还有看来很滑稽的超级高的天花板,而且每个人都有私人的办公室。拥有我自己的办公室(空间大得没有必要)也代表我几乎一整天都不与任何人说话。这有好处 (我拥有能够极度专注的时间段) 也有坏处(蛮孤单的)。”

  -“偏执狂式的管理和失敬,持续的紧张,长时间工作。”

  这位匿名的前苹果员工似乎讨厌他在苹果的经历:“这完全取决于你在哪个小组。通常情况下,这就像一个压力蒸笼,所有的谈话都指向同一个方向(猜猜是哪个方向)。”

  “偏执狂式的管理和失敬,持续的紧张,长时间工作,这就是公司运营的真实文化。SDM(供应需求管理)团队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他们本科毕业后必须承受的一段经历,这样他们才能带着印有苹果品牌的简历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求职,例如科技投资银行。这里的文化绝对是从上到下:如果任何关于提高效率、改变模式,甚至关于做某事更好方法的讨论是从底层提出,就会遭遇难堪。更加努力地工作,更加长时间地工作,不要抱怨,不要试图改变既有体制或程序,不要忘记外面还有10个人等着接你的班(你的经理也不会忘记这一点)。”

  “在这里工作需要自己承担风险。当然也有好处,咖啡便餐相当不错,穿着也很随意。”

  -“一只非常沉重的企业控制手。”

  理查德·弗朗西斯(Richard Francis)在英特尔工作,并且在两家公司合作时认识了一些苹果员工。他说:“这里有一只非常沉重的企业控制手,规定着苹果作为一家企业,在当地可以做什么,不可以做什么。这使得一些来自科技行业其他公司的高级员工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。”

  -“我对星期天晚上感到恐惧。”

  设计师乔丹·普莱斯(Jordan Price)讨论长时间的死板工作。“工作日我很难见到我的女儿,因为工作时间极其不灵活。我也接受了薪酬大幅缩水,因为我把在一家如此受人尊敬的公司工作看作是长期的职业投资。起步就很艰难,他们有如此多的密码、账户和登录,我用了将近一个月才登录到服务器。经常要开会,这严重影响了所有人的工作效率,但是对于这样一家拥有如此多高质量产品的大公司而言,开会或许是必要的举措。”

  “同事们各自站在自己的领地里,划清界限,完成自己的工作。我开始像其他人一样,迫切期待着星期五傍晚来临,同时对星期天晚上感到恐惧。”

  -“你几乎没有时间睡觉。”

  有趣的是,即便是那些热爱在苹果工作的前员工们也认可Glassdoor提出的观点,即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平衡把握得非常糟糕。接下来是Glassdoor的一段评论:“晚上也有很多工作,有时候你几乎没有时间睡觉。”

  “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很难把握,人们经常在这里加班,奇怪的是,至少对我来说,我不介意多呆几个小时,因为我的待遇还不错,而且几乎走远几步就会遇到事情。”

  “我们不得不每周7天24小时待命。”

  -如果你参与研发一款新产品,你也会被固定起来。几乎如此。

  一位iPad开发者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,关于该公司确保iPad原型不会流出办公大楼的详细情况:“我们所呆的房间不能有窗户,这是一条标准。他们还更换了门锁。”

  “只有我和另外三位开发人员能够进入房间,要进入房间,苹果要你提供姓名和社保卡卡号。”

  “苹果会在桌子上钻一个洞,把设备固定起来,他们使用的是自行车车闸的那种线缆。”

  -你获得的薪酬或许会少于其他地方。

  由于所有人都想来苹果工作,因此薪酬并不再是关键。Glassdoor评论员说:“薪酬太低是很多苹果员工在Glassdoor网站上抱怨的常见内容,主要来自于苹果零售店员工,但也有一些商业专家、IT专家和其他岗位的员工。也就是说,苹果的很多岗位报酬高于平均水平。”

  -乔布斯逝世后,中层管理者地位上升。

  马克斯·帕莱(Max Paley)曾在苹果任职14年,并担任过工程副总裁,直到2011年底离职。他说:“苹果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更加保守的执行机器,而不是一个主动的工程创新机器。我得知现在任何一个重要的会议,都有很多项目管理和全球供应管理层人员参加。当年我在苹果工作的时候,我们的需求由工程技术来决定,产品管理层和供应管理层的工作是予以落实。这是公司重心发生了变化。”

  -最后,还有人吐槽苹果总部所在地库珀蒂诺(Cupertino)。

  “库珀蒂诺是加州南部湾区最无聊的城镇。”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

网友评论

全站最新